没吃晚餐就来到 VOX,肚内是一片空虚。还好一会就被奥利奥泡牛奶舔舔和啤酒里的二氧化碳给喂饱了。

第一个暖场乐队有点像冷场乐队,虽有激情却不被人鸟。第二支暖场风格极度活泼,童趣都溢出来溅我一身, 过六一一定要听他们的歌。10 点多钟,耍大牌的反光镜才终于露面。

此时戴着各式发型的人们受到前台引力齐聚一堂,开始疯狂起来,手舞足蹈;有人率先嗑药似的向他人撞去, 引发一系列类似铀核裂变的链式反应,最后的结果是台下一大块区域的人布朗运动异常活跃, 只是可惜这种粒度的碰撞不能引起什么特殊反应,不然也许可以看到各种三头六臂。反应还是振荡的, 时而激动,时而平静,此起彼伏的高度自组织系统啊,我想大概是 POGO 开始了,说起来 POGO 就是纵向耦合振动呢。

多亏先见之明下午小憩了一会儿,不然肯定被这种 HIGH 到爆的气氛和满是汗臭的气息冲击到疲软, 撞过来的哥们还会弄得你一手湿,你觉得呢?话说回来几百号人一起喊操还是很让人感觉到生活的和谐。

结束出来,耳鸣了,升 Re 的声音一直萦绕到现在。啤酒消化完后,肚子又回到空虚状态。说起耳鸣, 我有问吉吉他的是什么音调,他给出的声音有点类似 Do,这种耳鸣的机制是什么?是否是听觉系统的惯性? I HAVE NO IDEA,或许只有音乐是我的解药。

回吉吉家后,有人加我,验证信息是个 g,通过后我问谁,答曰 gay,许久,又曰怕了?

拉黑,吃面,睡觉。